登錄 新用戶注冊

【材緣秀才】趙玉春:星空浩渺,山雪無垠


[ 關閉本頁 ] 2019年05月28日

??

 材 緣 


  趙玉春老師是一位學建筑的專業畫家,研習中國畫多年,尤其擅長畫雪景山水。

  為了“讀”懂趙老師的“陽春白雪”,小編特意找到一篇評價其畫的鑒賞文章,從而見識到了繪畫藝術評論之高深,心中不由驚嘆,一幅國畫竟能引發如此豐富的觀感:“蒼潤、沉雄、澹遠、超脫、奇辟、荒寒、清曠、幽邃、明凈、空靈、韻秀……”但如此精妙的意境,很難說是畫家在畫之前就設計好的。畫者的初心,只有他自己可以說明白。

  為了讓大家對國畫尤其是雪景山水畫有更深的理解,趙老師接受了本欄目的專訪,作品穿插其中,敬請各位讀者品讀、欣賞。

(王天恒)


人物:趙玉春 


  趙玉春,畢業于北京工業大學建筑學院建筑學專業,畢業后被分配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建筑設計院工作;轉業后考入北京市文聯/北京市美術家協會工作;1994年考入中國藝術研究院工作至今;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天文學會會員、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專家委員會委員。

  趙玉春老師自幼學習繪畫,至今參加各類畫展百余次;從事建筑藝術與歷史理論研究,主編或參編《中華藝術通史》《中外美術交流史》《北京四合院傳統營造技藝》等著作十余部;主持或參與“四川峨眉山金頂永明光明華藏寺” “海南三亞南山寺”“亞布力滑雪場與風車山莊”等幾十個文化旅游景區類項目的策劃、規劃和設計項目;先后在北京服裝學院、中央美院城市設計學院、北京教育學院等大學任客座教授;是國內最早在《中國攝影》、中央電視臺、北京電視臺等知名媒體介紹和推廣天文攝影,并在國際攝影節中舉辦天文攝影作品展的愛好者之一。



秀才:中國畫 

Q1:很多建筑師都鐘情于水彩,您為什么喜歡畫中國畫?

  建筑學專業的學生在大學期間一般會有一學年的素描加一學年的水彩訓練課程,還有時間不等的手繪效果圖訓練課程。目前仍在畫水彩的建筑師,其實只是建筑師群體中極少的一部分人,他們達到的水平也都是在工作之后不斷學習和實踐的結果。

  我在初中階段開始自學中國畫,從高中階段開始還學習了中國傳統繪畫和美學理論,比如在高中時期通讀過宗白華先生的《美學散步》,在大學期間開始在社會上參加各類畫展。轉業后,我因有繪畫的基礎就考入了北京市文聯/北京市美協,一直在當時的文聯副主席、美協主席劉迅先生手下工作。1994年我考入中國藝術研究院工作至今,畫中國畫幾乎沒有間斷過。


Q2:您能否談談中國畫的特點和現狀?

  對于這類問題,我個人有些不成熟的看法,其一,中國畫有山水、花鳥、人物三大類題材。歷史上,山水畫的最高境界,是以表達那一時期普遍性的宇宙觀念和個人強烈的主觀感受的結合為主;其二,我們看到的中國畫當前的狀況,不論是“繁榮”還是“亂象”,都與我國特殊的社會環境相關,不好評價對與錯;其三,基于前兩者的邏輯,我認為不應把凡是用毛筆把墨畫到宣紙上的畫都稱為“中國畫”,也就是說,不應把中國畫的概念固定在材料和畫法的層次上。因此目前的很多中國畫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畫”。


Q3:為什么中國畫不容易看懂?

  中國畫的形式多,各種各樣的理論和評論也多,對于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大眾來講,自然也就難以“看得懂”。而那些所謂容易“看得懂”的中國畫,或者是因為大眾之前就接受了各種外界的“暗示”,或者是因為作品的內容和效果更接近于真實。當我們提到齊白石的畫,恐怕大眾的第一反應就是“好”和“看得懂”,這樣的反應多半是接受了暗示,另一個原因是作品本身就接近于真實。

  中國畫的內涵主要是依靠具體的筆墨和筆墨構成的關系去表達的,特別是在山水畫中,欣賞者如果沒有長時間的實踐積累,就很難理解筆墨,理解半抽象形態的筆墨就更難了。很多人看得懂形象,但不一定看得懂筆墨、意境和思想。很多人認為八大山人的畫好,主要是指他畫的花鳥畫,外界的宣傳有很多暗示,但能真正理解八大山人山水畫的人其實很少。


Q4:您為什么喜歡畫雪景山水畫?

  我畫中國畫完全是自學,從臨摹別人的作品到探索自己喜歡的內容、風格和技法。

  其一,中國傳統的繪畫理論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南齊謝赫在《畫品》中提出了品評中國畫審美標準的“六法”,排在第一位的是“氣韻生動”。在中國傳統文化觀念中,“氣”是生發萬事萬物的根源,也是可感知的客觀存在,天地、日月、星辰、風雨、山川、動物、植物、五色、五聲、五味、勇怯、喜怒等都是“氣”的表現。山水畫的“氣韻生動”就是表達自然生命的涌動。在今天看來,我國古人對自然界的認識是很初級的,但這種初級的認識卻造就了中國傳統特殊的藝術形式和藝術觀念。

  其二,是對真山真水的切身體驗。在大一的素描課程中,老師曾帶領我們去十渡寫生,我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每年暑假的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在大山里度過的。如果一個人孤獨地在大山中生活一段時間,能在早中晚不同時間和陰晴雨雪不同的天氣狀態下長期觀察山色的變化,與一般寫生時見一美景就“眼前一亮”的感受完全不同。

  其三,我是天文愛好者,從中學時代就開始了天文知識和實踐的積累。每在野外深夜觀測和拍攝天體,面對浩瀚的星空,能感受到的是宇宙的無限和涌動,并且是在黑暗中看到明亮。這也與平時忽然發現一“美景”的感悟完全不同。天文學知識的積累和實踐經歷對我繪畫風格的影響是最關鍵的。

  其實古今很多山水大家的作品中都有這種強烈的氣韻感,這種氣韻感又較多地表現為作為主體的人與自然心心相印、氣脈相通的孤寂感。我在大學期間偶然發現在我所畫的山水畫中,雪景山水最易于表達上述孤寂感,因此就重點探索相應的技法等。

  繪畫貴在有自己的一套語言和技法。例如,白天下雪時候的整體調子肯定是灰色的,更不會有濃重的流云,但為了畫面的對比關系和涌動感,我就有意識地在畫面中“編造”濃重的流云。最關鍵的是我基本拋棄了傳統的皴法,探求表現被雪覆蓋以后山體的結構,但又絕不脫離中國山水畫特殊的語言形式,不然畫面就成為了“水墨”照片。技法中既有焦墨、淡墨的勾畫皴擦點,又有反復的潑墨和渲染,還有前后、上下、左右的顛倒刻畫和積墨,等等。依托這些技法,我所表達的形式曾經得到了劉迅、穆家麒、戴澤、錢紹武、李顯(李光祖)、劉小岑等前輩的充分肯定。戴澤先生曾看過我的一幅作品(下圖)說:“從這幅畫的意境中我聯想到了史前時期的一群野牛在荒野中狂奔。”戴老所說的感覺其實就是畫面中呈現出來的強烈的涌動感。


Q5:是不是山水畫都應該表達氣韻或意境?


  每個人的師承不同,技法不同,特別是知識結構的不同會導致對世界的理解不同。我一直認為我在天文學方面的知識積累和實踐,對我的繪畫理念和風格等方面的影響最大,其中既有感性沖動又有理性制衡,這些知識的積累對我在建筑藝術和歷史的研究等方面的幫助都很大。中國古代長期處在農耕文明當中,人們長期以陰陽五行等作為認知世界的頂點,以至于對世界有探索欲望的人就很少了,“三十畝地一頭牛”是絕大多數人的人生追求,所以在大多數山水畫中,最常見的點景內容就是小橋流水、閑庭對弈和倚仗攜童等。當然,我不干涉別人對這種現象冠以很多美妙的解讀,比如 “清心寡欲”“清靜無為”,但如果現代的山水畫還跳不出這類相似的內容和意境,只能說明是畫家的知識結構有問題。


Q6:您認為普通大眾應該從哪些方面去理解中國畫?

  我記得在小學六年級的一次美術課中,老師給我們講解中國畫。他舉例說宋徽宗趙佶給參加考試的畫家出了道題,要求畫家用“踏花歸去馬蹄香”為主題畫張畫。很多畫家畫得都很復雜,只有一位畫家畫得很簡單,畫面中只有幾只蝴蝶圍繞著馬蹄印蹁躚飛舞,因此這位畫家得了第一名。理由是這幅畫契合主題、立意巧妙、簡潔明了。除此之外,類似的對國畫的評價還有古樸、淋漓、雅俗共賞等。謝赫提出的評判國畫的“六法”中,除了“氣韻生動”外,還有“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等因素,但這些既是原則又是表象,或者是圖解式的對中國畫的理解。而對真正好作品的理解,就需要具備相應的知識結構和具體的筆墨實踐經驗了。


(圖文資料提供:趙玉春)



????

(本文作者:王天恒)


 
2013年时时彩开奖记录